“天王盖地虎,宝塔镇河妖”到底是什么意思-江湖黑话--老照片聊古今

作者:admin , 分类:全部文章 , 浏览:106
“天王盖地虎, 宝塔镇河妖”到底是什么意思? 江湖黑话:-老照片聊古今
“天王盖地虎,宝塔镇河妖”是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的片段,准确的来说是黑话。常言道:虾有虾路,蟹有蟹道东方老虎,上哪座山讲哪山话。和歪府打交道,不能不讲歪府的行话。

东北土匪也叫马贼或胡子,土匪黑话属于语言中最活跃最有生命力的部分,确实,若不是想象力特别丰富,脑洞大开的话,一般人想不出这样与字面八杆打不着的意思。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一句黑话必然是那句“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”,很多人都能脱口而出,但知道具体含义的却没几个。

黑话是土匪之间沟通的特殊方式,可以确定对方的身份,传递重要的信息,避免一些不吉祥的谐音,最重要的就是统一土匪之间的思想。在智取威虎山中,杨子荣也是因为一口熟练的土匪黑话,才能打入敌人的内部,成功的抓到座山雕。

明清以后,江湖黑话开始在民间流行,这门隐语也叫切口、春点,有其特有的组织性秘密性,许多帮会大量使用,其中以东北剿匪的文学作品《林海雪原》传播的最为广泛。

对照八一厂拍摄的第一版电影《智取威虎山》,张永峰翻译了杨子荣在匪巢说的这段经典黑话。
土匪:天王盖地虎!(你好大的胆!敢来气你的祖宗?)
杨子荣:宝塔镇河妖!(要是那样,叫我从山上摔死,掉河里淹死。)
土匪:野鸡闷头钻,哪能上天王山!(你不是正牌的。)
杨子荣:地上有的是米,喂呀,有根底!(老子是正牌的,老牌的。)
土匪:拜见过阿妈啦?(你从小拜谁为师?)

杨子荣:他房上没瓦,非否非,否非否!(不到正堂不能说。)
土匪:嘛哈嘛哈?(以前独干吗?)
杨子荣:正晌午说话,谁还没有家?(许大马棒山上。)
土匪:好叭哒!(内行,是把老手)
杨子荣:天下大耷拉!(不吹牛,闯过大队头。)

座山雕:脸红什么?杨子荣:精神焕发!座山雕:怎么又黄了?
杨子荣:防冷,涂的蜡!
座山雕:晒哒晒哒。(谁指点你来的?)
杨子荣:一座玲珑塔,面向青寨背靠沙!(是个道人。)
土匪:蘑菇,你哪路?什么价?(什么人?到哪里去赌侠1?)
杨子荣:哈瑞丰银行!想啥来啥,想吃奶来了妈妈,想娘家的人,孩子他舅舅来了。(找同行)

在其后的电影和电视剧里裘丹莉,有不少土匪磕儿,翻译成现代词汇就是:
绺子 ——寨子,山寨。
吧嗒吧嗒(吧,读 pia,一声)—— 原意是品一品烟袋的味道,引为琢磨话的意味。
皮子货 ——表面上的,无实质的东西。
得瑟——来劲,叫板。
筛糠——哆嗦。
好嚼果儿——好事儿,甜头儿。“好嚼果儿”就是好吃的东西,并非好事儿、或甜头儿。

好玩吧!张永峰这些道上的话,都来自他自己收集的《黑话词典》。
么:入山匪中排行最小者。罗惠美
并肩子:朋友。
踩盘子:踩点子,指事先侦察要劫的对象。
叶子:信。
佛爷:即指窃贼。此类人多犯有相当程度的盗窃罪行。一般都有数次被拘审的记录。
闯啃:指闯到人家屋里骗取财物。

插了:即杀了。
挂注:即指入伙。联曼。
胡子:即指土匪。又谓“响马”。
伤票:匪首取猪头割口条让“花舌子”(送信人)送往被害者其家。声称是其家人的舌头,并威胁再不按要求赎票,则三天送其耳,五天送其眼,十天送其人头,此称“伤票”。
炮头:即指神枪手。
主刀:意为主要作案者,即亲自动手的人。
野鸡:即指杂牌。
房瓦:即指正堂。
晒至:即指白日行走。流行于江湖匪盗之中,用以回避外行、外界。
暗线:即指半夜纠伙行动。
紧滑:即指恐后有追捕,速逃。
老荣:即指小偷、扒手。有的地区也称“小绺”、“摄子把”或“荣马子”。
上托:即掩护作案的“眼线”或“望风人”。一般团伙作案时,总设有观望、报警的望风人。称之为“上托”。
风不正:即指人多行劫不成。
踩盘子:即指事先探风。
绑红票:即指绑架姑娘。属土匪黑话。
扯呼:即指离开萌娘武侠世界。
顺水蔓:即指姓刘。
山根蔓:即指姓石。
虎头蔓:即指姓王。
文章归档